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RUHE

 
 
 

日志

 
 

引用 《官本位体制不破,中国无望》  

2010-08-20 08:38:50|  分类: 国俗民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和谐发展《官本位体制不破,中国无望》
 

正文:

相信任何一位稍有责任心的国人,看过下面这篇于泽远先生报道于北京的《“研而优则仕”现象日益突出 中国科技界官本位泛滥》(见附件)文章,无不为中国未来的前途忧心忡忡,并从心底里发出呼嚎,要打破中国僵化了数千年的官本位体制,还新的希望于中国!

很明显,《联合早报》上所刊载的这篇文章,只是反映了所有中国问题在科技界的缩影!也就是说,各行各业,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无不赤裸裸地表现出官本位对生命力的钳制与扼杀!

只要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难想象得出:一个集泱泱大国政治、文化、经济大权于一身的巨人,站立在高不可攀的等级制权力塔尖上,依靠等级森严的官僚团队向全社会渗透俯视,全社会任何其它的力量在这个庞然大物面前,都始终只有顺从和巴结的份量,唯一只有想方设法紧紧地向权力靠拢,才有可能从这个怪物的手指缝隙里漏出一丁点政治、文化、经济的阳光,从而才有可能获得生发的希望,否则你就永远只能呆在黑暗里受冻挨饿、等待死亡后由别人来收尸吧!我坚信,每个稍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认定这就是当下中国的现实!

在这种权力决定政治、文化、经济命脉的社会里,只有掌握了权力才是做事的资本,才能方便地获取更多的利益!因此,如文章所说的几十名大学教授争抢一个副处级,上万名知识分子竞争一个公务员就见怪不怪了!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公务员可以很方便地由左手拿到右手、自己给自己不断地加工资,使退休工资和阳光上班收入多出企业同等人员好几倍,每天工作几乎不用加班,每周几乎只要上班五天,而且不必担心失业风险等等!

事实上,在欧美日本等国,也早就认识到,一个国家只要政府权力过大,哪怕只是政教两相合一的政治、文化两方面的垄断,就足以将整个社会禁锢在自己的空间里,使方方面面的社会活力由于得不到自由阳光空气的光顾而窒息,更不用说像我们这样的集中政治、文化、经济三合一铁桶一般的政府独揽大权了!

权力是把双刃剑,当它被授予应该掌握的人时,它可以肩负起责任,为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使权力之剑对权力者和权力服务对象都放出温暖的光芒;但如果给了不应该控制它的人,就必定产生腐败,从而导致权力之剑不仅伤害了权力服务对象,而且反过来伤害了权力者自己!中国当前的医疗、教育、住房、养老保险、环境污染、资源浪费、瓦斯爆炸、新建筑物倒坍等社会问题丛生,贪官污吏被韭菜一样割下,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今天的欧美日本等国,之所以将权力之剑玩得娴熟,使之对权力者和权力服务对象都阳光普照!其技法高超的背后,也仅仅只是以民主的方式将原来政府手中的部分政治决策权交给了选民,将经济大权还给了民间企业,将文化大权还给了媒体、网络和普罗大众自己的喉舌!概括起来说就是:在民主监督下,政府明智地回归了它应该所在的地方,将应该管的认真管好了,将不该管也管不好的交给了该管和能够管好的人!从此,政府像政府,人民象人民了!我由衷希望中国尽早借鉴人家这种好的经验,不要再找各种借口来搪塞,我们已经耽误不起,应该尽快迎头赶上!

网易博客:和谐发展

2010-8-13日记

 

附件:

《“研而优则仕”现象日益突出 中国科技界官本位泛滥》

(2010-08-10)

于泽远 报道

北京

  中国官方媒体昨天揭露科学家渴望当官,科技界官本位现象泛滥的种种弊端,指科技体制过度行政化的状况不改善,中国很难出现世界级的科学大师。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些年来,强烈的官本位思想,在科学界不仅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有加剧的趋势,大大伤害了中国科技的发展。

科研人员缺乏主体地位

  不久前,一项针对全体院士和相关科研人员的问卷调查显示,有52.4%的科学家认为管理过度行政化导致科研人员缺乏主体地位;在大学,几十名副教授、教授竞聘学校的一个处级岗位也屡见不鲜,许多有潜质的青年科学家刚刚崭露头角就成了所长、院长……“研而优则仕”的现象日益突出,让有识之士忧心忡忡。

《人民日报》引述四名曾经或正担任行政职务的科学家说,学者一旦当了官,就会有很多行政资源,就有了工作交流平台,就能和其他掌握资源的人认识和熟悉,就能利用工作之便建立“人情圈”。“你如果是领导,就具有了重要的无形资源和广泛的社会认可,这甚至比有形资源更可怕。”

  而如果不当官,别人就看不起你。比如吃饭、开会,中国都讲究排个座次,你要不是领导,只能排后面,只能当配角。就连项目申报和评审,如果没有挂头衔的领导或者院士参加,似乎就显得不权威了。

  报道介绍,受访的四名科学家分别是某重点大学某研究中心主任,973项目首席科学家;某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某重点大学学院院长,某项目首席科学家;某国立研究所副所长。但这四名科学家都不愿意公开姓名。

  某院长说,在科学面前,职务和权力,按理说是不重要的,也不应该这样,否则对科学的发展不利。但是这些年,青年科学家愿意当官,确实普遍存在。比如近几年,公务员报考异常火爆,有些岗位几千比一,很多人不愿意读博士,却愿意到政府部门做个小职员。在小小的权力面前,科学反而很弱势。

无官职很多事很难开展

  某常务副主任指出,真正的科学家是希望将更多的时间投入研究的,所以当官的欲望比较淡,但在目前科研行政化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不少科学家们都渴望能当上官。“领导身份是个名片,没有这个名片,不能说寸步难行,但是很多事情很难开展。比如说一个校长、所长和一个普通教师去找你办事,你会一样对待吗?”

  某中心主任介绍,在大学,如果不当官,很难进入学术决策层。比如职称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等,也很难在学术机构中发挥重要作用。一个年轻教师有没有职称,有没有项目,有没有奖励,都要靠“投票”,而有权“投票”的基本都是学校的高层和中层领导。如果你没有一官半职,就很难进入决策圈子,很难有话语权。即使你进入学术机构,也只是配角,什么时候开会,如何分配资源,都不是你能决定的。

  某常务副主任披露:当了官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我一个朋友,当官不到一年,好处多多,工资、奖金比单做教师时多了不少,住房大了几十平方米,参加会议、公款请客的机会多了,用车无论公事、私事,只要一声招呼……这一切好处,都不是一个普通教师和研究人员可以拥有的。就连孩子上学、看病等问题,你当不当官,情况也是很不一样的。”

  对于科研项目立项,领导才有实质性的决定权,而专家评审机制常常流于形式。

  某常务副主任说,查一下中国的科研项目,几乎都是单位领导,或者是主管领导项目最多。在申请项目方面,领导有天然的便利。这就造成了这样一种现象:项目的评审基本上是领导说了算,项目给谁是领导说了算,最后的验收或成果水平鉴定也多是领导说了算。“很简单,鉴定专家组人选都是领导定的,如果不听领导的,那么对不起,下次评审就不叫你,你也就不是‘专家’了。”

  这些学者指出,年轻人在官本位的氛围熏陶下成长,怎能涌现出独立的科学大师?中国现在连院士也不仅是头衔,也有了强烈的行政色彩,评上院士就享有了副部级待遇。

  某副所长认为,当官时间长了,科研要想出真正含金量的成果,就会越来越难。官方应采取措施改变科学家热衷于“当官”的现状,切实保证中青年杰出学者能够回到实验室和科研一线,而不必担心其利益受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中国科技事业的健康发展。

《联合早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